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不能死,要好好活着!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梅花文学网
 

就算是黎明丢了阳光,也不能让是世界从心里搬出去。

题记

晟生的虎头虎脑,丝却是瘦削小巧。在我的眼里看他们,他是一场,她就是那雨中的一把淡蓝色的伞。可惜他们却是被上天安排的苦命鸳鸯。再平淡的让日子,也会无名的降下吓人的冰雹,让你始料未及,着实的大大害怕一场。

这天是多啊!有人想要去散步,有人想要乘着想的飞舟去寻找未知的,还有人拾起许久的继续绽放光彩。晟揉了睡意朦胧的眼,撇了一下这个深深的窑洞,多了,在这个地方他把疲惫褪掉,把欢乐的笑声肆意欢畅,把挣钱的梦想一遍遍数落。想着想着,这个倔强的男人落泪了。大了,他们就像蓓蕾一样需要有人为他们建造一个遮蔽阳光的温室;也老了,真是需要安享晚年的时候了;妻子十几岁嫁给他这破落的穷汉子,整日劳作还没享过一天福呢,可他……。一股心酸涌上心头,这个深沉的男人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

“晟,吃饭了。快点起来”,丝在那个窄小的厨房里已经把饭做好了,四菜一汤呢,这可是平常家里没有的规矩呢,这时她已经把饭菜端到炕头了。把晟扶起来做好,她又转身去给晟打洗脸水了,这样反反复复自从那次噩梦般的事故发生后晟已不记得是多少次了。

“头往前伸一点,小心水掉被子上了。“边说着丝边给他把脸洗了,接着洗手,接着递给晟筷子,关心他吃饭。一顿可口的饭菜啊,晟却吃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北京军海医院咨询医生pan style="position:rel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二今天来了,他让你好好休息。他说你就去告那个房主,让他赔!“丝边抹着眼泪,哽咽着从嘴里挤出这几句话。只听啪的一声,筷子已飞出去了好远,饭菜溅了满被子。

”你,给我出去!让我死了好了,这样活着拖累你们了!“晟像狂怒的狮子,又发起脾气了。这时只听另一间窑洞里传来了重重的咳嗽声。

”丝,把碗筷收了,让他好好休息,别吵了!”爸都发话了,这时说什么都显得多余了。丝立马收拾了残局,红肿着眼睛快快的走了出来。这时只听那边房里又传来了沉沉的叹息,可是晟只能像只无理取闹后悲哀的小猫,蜷缩在的被窝里。

这一切,该怪谁呢?怪房主?怪二爸?还是怪家人呢?他显得好无力,只剩被窝里不被人瞧见的那张写满地苍白的脸。怪吧!怪吧!一切都怪自己!上个月的早晨自己高高兴兴的出门去干活,因为二爸说”你也算我半个儿了,到我这好好干,将来一定有你挣得钱。“天知道他多么需要挣好多好多的钱,要盖个宽敞的大房子,要让家里人过上好呢。他那天去干活了,满把满把的泥土那时多么可啊,它们在他的铁锨里跳着舞呢。看见砌墙的砖也美了,它就乖乖在他手里运作。用不了多久,他手里就是大把的票子了,这儿样想了,他笑了,那一刻他觉荆州治疗什么地方癫痫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晟,你醒醒啊,醒醒啊!你要丢下我了吗?“

”晟,你不可以就这样走了的,你会好好地!“

”晟,你睁开眼看看我啊。我是妈啊,我是妈啊!"

“爸!爸!爸!……"

好累啊,真想睡呢。这些人是怎么了啊?嗡嗡念叨啥呢?怎么都在掉眼泪啊?真是奇怪。咦,其他人呢,我不是在给人干活吗?这些人怎么回事推着我干嘛?喂!喂!丝,赶紧别胡闹了,我还要干活呢。喂!喂!别胡闹了!

不行啊,怎么这么累啊。我可是正呢,正是有力气呢。额,好困,好困……。

”晟,你快醒醒,醒醒啊!”

“爸!爸!”

好吵啊,怎么了呢,全身好痛啊,哎呦!哎呦!疼啊!疼啊!

“丝,哎呦,疼死我了啊。”

“晟,我在这,你说什么啊?你睁睁眼啊!”谁在哭啊,又哭,有什么好哭的啊?咱家又没死人?哭什么哭啊?晟又昏睡了。

“请病人家属到休息室,病人需要安静。”一个白衣的子这样对哭着的泪人说。

“大夫,他还有救吗?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他可不能死啊。我给你跪下了,求大夫一定要救活他啊。”啊?爸怎么给人下跪,他可是硬气了一辈子呢?爸,你起来,起来啊。儿子求你了。起来,快起郑州专看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来……!

“大夫,快看!他嘴动了!他哭了!他有感觉了!”

“马上叫主治医生,快!快!快!”

“麻烦让一下!让我看看”

“好消息!老伯,好消息!他有知觉了,让病人再休息会,他有醒的可能。”

“啊?谢谢,谢谢!儿啊,你会好的,会好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气又放晴了呢。窗外的阳光抖落进来,在白色的墙壁上散开了。呵,今天真好。晟满满睁开眼,贪婪的吮吸着这幸福的味道,然后往起来想要坐的舒服点。怎么了?腿怎么不听使唤了?这是什么?怎么会有石膏?啊,怎么还是没知觉?起来,起来,怎么会?怎么坐不起来了?好疼,好疼。发生什么事了?我的腿怎么了?慢慢的,慢慢的晟的脑空了,世界也空了。他明白了那些人为什么哭?为什么如此悲伤?怎么可以?老天,你告诉我啊,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不让我死了呢?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眼见着好好的床单被晟抓破了,一片,又一片……

“晟,你醒了。爸,妈,晟醒了,他真醒了。”

“儿啊,你可醒了,你可要了爸妈的命了。老天还是照顾我这个死老头的?醒了好哇,醒了好哇!”晟抬起已经的双眼,空洞洞的扫视着这一群人,尽着他们拉着他哭,尽着眼泪流过白色的的床单,留下好大湿湿的一片。

“晟啊,自你从房上掉哪家医院癫痫病比较好啊下来,我们把你送到医院,你已好几天没睁眼了,可把我们急死了。呵,还说这干嘛呢。你醒了就好,就好!”。看着丝红红的眼球,一会哭一会笑,他感到了活着的多余,这一刻,他的唯一就是快点结果了这种悲惨。

……

思绪如闪电般轰炸过来,晟破烂不堪的心已绞得万分。爸妈说过不管咋样,只要他能活着,他们甘愿累死。丝也说了,天塌下来,她也会对他不离不弃,他们要好好的生活。儿子当兵临走前还嘱咐他要好好活,他一定好好当兵,争取留在部队,以后好好照顾他呢。女儿说她会好好念书,以后出来了挣钱请最好的大夫给他治病。可是他呢?只能这样躺在炕上,一动不动折磨着所有人,他就是一个废人,废人了啊!

“晟,别这样,好吗?你这样我们都会难过的?我知道你心里苦,有什么烦躁你就冲我发泄吧!”是丝,是她揭开了自己包得紧紧的被子,是她在陪着他哭呢。为什么?为什么啊?我对不起她,我对不起这一家子人呐!我亏欠他们太多太多了。情不自禁的,这个倔强汉子像个小孩似的哭起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会好好活着。”窑洞里哭了,旁边的窑洞里也哭了。

院子皱了深沉的眉,世界安静极了。在窗外唱着,鞭炮声却久久不息。刚过的除夕还残留着年味,一遍一遍唤着天的脚印。就要破土了,小树就要发芽了,一切都会变得新。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