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当爱已成往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梅花文学网
 

一、

窗外的还在淅沥的下着,仿佛是千万个的苍蝇在外面烦躁;我在屋里望着窗外,看不清外面的世界。今晚注定是无眠,很深,我虽然看不清雨水的模样,却能感受那份。这是一种很莫名的感觉,好像要有什么事发生;我无法预料,无力猜测。只愿那不会像我的。

院里的鸡已经鸣叫三次了。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它已经伴随我很多个年头;从懵懂的到怨世的,我已经记不起是多少次在那个声音中惊醒,每次都是那样的心伤。

我轻轻的开了房门,天还只是微微亮,我知道只要有她的存在我不会是这个村子里起来最早的,可是今天是个例外,我一夜未睡。

站在门前的那条河边,我向那个居住的方向望去。晨雾,遮住我前行的目光;可是挡不住那个声音的传播;如怨如慕,这是我对那个声音的评价。

一直以来,我对那个女人都有一种恐惧;怕她那幽怨的眼神,煞白的面容,甚至怕她蹒跚的步履,沉重的叹息,还有她整日的沉默。在外人看来她是一个十足的傻子,我也曾一度躲避着她,可是我知道她是个有的人。( 网:www.sanwen.net )

女人叫兰花,名字倒是很喜庆,听老辈的人说名字起得越贱人活得越滋润,名字和状态是相反的。

二、

再次见到兰花,是几天前的事情;我本想像往常一样的躲避,可是一种莫名的冲动让我对她多看了一眼,该死,竟然和她那可怕的眼神碰撞了,我心里顿时一凉,像是中突然触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一样。我匆匆的走了。远处,当我再次回头的时候兰花还在那里保持着那个姿势。她一定是受宠若惊了,怎么会有人愿意多看她一眼。

自从那次的“邂逅”,那个幽怨的眼神一直在我的脑海里不愿离去,像是个钉子户,不管我是威逼还是利诱,它都清晰的戳在那里。我决定要解密那个眼神。

从奶奶的口中我对兰花有了初步的了解,兰花不是本地人,她的丈夫在多年前那个略显不安的年代里去世了。那个年代是贫下中农的天下,可兰花的丈夫偏偏是地主的后代;这是个致命的错误,意味着村里所有的好处不会降临到他的头上,意味着他们永远抬不起头。

洪水,七五年看癫痫病哪里好那场洪水,在我辈们的心中划下了一条无法愈合的伤口。兰花的丈夫就是在那次灾难中离去的;洪水如猛兽般吞噬着整个村子,大家一片混乱,可人们求生的欲望却愈发显得明显。队长带着人和工具到处搜救,兰花一家三口却只能紧紧的抓住树干看着别人一家家地着陆。有时候老天就是喜欢作弄人,那颗救命小树竟然也要离他们而去;这是个很可怕的场景,就好比一个不受待见的人在一群热闹的人群中坐着,忽然被一条狗咬了一下,大家迅速把目光投向了他。大家清楚的看到,兰花的丈夫被洪水冲走了,而兰花却没有做任何动作。队长把全村的人都送上了岸,顺便把兰花也救了。可从此人们就开始议论兰花。

我问奶奶,呢。

被送到王家亲戚家了。

三、

我想那个孩子不会再回来了,因为人们已经渐渐忘了兰花还有个孩子。我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兰花的地盘,那里一直是我心中的禁地,倒像是一次探险。

我来的时候,兰花正在门前坐着,她的嘴巴呈现“O”型。很明显对我的到来她感到很惊讶。

我说:兰花奶奶,我能进你的屋子里看看吗。

兰花没有回答,我冲她笑了笑进屋了。

屋里的场景让我惊愕,不是破旧,而是简单。一张单人床,一个小桌子。我问,你吃饭怎么办啊。

兰花指了指门外的那个小窝棚。用泥巴堆的锅台上放着一副熏的黑不溜秋的碗筷,旁边放着一个分不清颜色的水桶。

我不好意思的对兰花点了点头向她的小桌子走去。奇怪,竟然有一支笔和一个小本本。我拿起本本问道:奶奶,你还写字啊?

兰花忽然站起来,盯着我手中的本子像是看着侵犯领土的敌人一样,然后疯也似的向我扑来,我大惊失色;从来没见过兰花有如此的活力。我忙说,对不起。把本子给了她。

她迅速接过本子,压在胸口,仿佛抱着一个婴儿一样。我又惊又怕,连忙对兰花说,兰花奶奶,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

兰花只是沉默,我快速的离开了。

四、

自从上次从兰花家回来,我对她又多了几分好奇,同时也多了许多的疑问。我是不喜欢留有疑问的,所以我决定再次探险,希望兰花能和我交流。

这是我第一次成为村里的湖南癫痫治疗专业的医院哪家好第一个起来的人,不是兰花的哭泣声把我叫醒的,在这一点上我已经战胜了兰花。所以我对这次的行动很有。

晨雾中,我看不清兰花的房子,每走一步房子的轮廓就加重一些,像是画家的水墨画,下笔不是太狠却是逐渐的清晰。

和上次不同的是,我没有在门前看到兰花。我喊了声:兰花奶奶,你在家吗?没有人答应。

我没有顾忌私闯民宅的罪过,也不可能有谁认为我是有错的,因为法律只是给一部分人定的;很明显兰花已经不再是这部分人了;她像是一件污染物一样的存在,没有人会维护她的权利也没有人在意她的存在。

房门张着嘴巴,像是打着哈欠的酒鬼。我向屋内探了探头,借助微弱的晨曦,我判断床上躺的有人。我又叫了一声:兰花奶奶。像是悬崖上失足的石头听不到任何的回应。

刚才还听见她的哭泣声呢。我怀着一看究竟的心态向她的床前走去。

我轻轻的碰了碰兰花的肩膀,说,兰花奶奶该起床啦。几秒钟的静谧后,我听到了兰花重重的喘息声。她艰难的翻了个身,一道凄厉的光线刺到了我的眼睛;没错,就是她的目光。

兰花看到了我,目光慢慢的黯淡了下来。我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我给叫医生吧。

我转身……忽然,一个冰凉干枯的手抓住了我的手指。我心里一阵寒流涌出,瞬间传遍全身。都怪看了一些恐怖的片子,我产生一种被僵尸活捉的恐惧。

我强作镇定的转过身子。此时兰花的嘴唇像两片风中的树叶,颤抖不已。她的瞳孔逐渐的扩大,仿佛要把整个世界装进去似的。我的手指被她抓的酸痛,真的不敢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妇竟能有如此大的力量。兰花摇着头说不出一句话,渐渐的她手上的力量消失了,像是劲风过后的湖面,看不到一点的痕迹。

我有些惊慌了,我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我俯下身握住兰花的手问她到底怎么了,她一如既往的沉默,只是拼命的用手指向桌子上的那个铁盒。

五、

兰花死了。人性总是善良的,人们为她举行了葬礼,她生的时候沉默不语,死的时候人们也是沉默的送行。

一个将死之人在乎的东西一定有它非凡的价值,我轻轻的打开那个铁盒,令我诧异的是,里面平放了厚厚的一摞印有“手册”的小本本。一切秘密就在这里面。

癫痫病应该做哪些检查

1946年7月7日 晴

今天,我遇到了一个流氓,他叫王明仁,他把我从街上抢了回来。我都去世了,我流浪到这里竟然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该怎么办啊........

1947年3月2日 晴

嘿嘿,我发现明仁不是个坏人,他对我很好;他家是个大家庭,他父母不喜欢我,说我是个不正经的东西,可是只要他喜欢我就行,我能忍......

1956年6月7日 阴

不好了,我们被打为右派了,唉,谁让我们是地主成分呀,明仁好像很失落,我尽量不惹他生气,嘿嘿,不过我感觉还行,只要有明仁多苦我都不怕.........

1970年8月6日 小雨

明仁说他想要个孩子,我们连一日三餐都吃不饱怎么养活孩子呢,可我还是答应他了,只要他喜欢我什么都愿意........

1972年9月2日 晴

哈哈,小宝宝会走路了,明仁给他买了小风车,还给我买了头花,我已经很多年没带花了,明仁说我很好看,好开心........

1975年6月8日 洪水

呜呜......明仁死了,他是为了救我和孩子才死的,小树承受不了我们的重量。村里的人都不喜欢我说我为了活命眼睁睁的看着丈夫死去,我不想解释,明仁死了,我的心也死了……

1975年6月9日 大雨

我的孩子被人抱走了,他们说我是野女人,心狠,怕我带坏孩子,好,要是明仁在就好了……

1976年7月7日

2010年7月7日 晴

明仁,好想你啊,今天是我们相识54年纪念日,你告诉我要我看着儿子长大成人,我没能亲手照顾我们的孩子;不过,我听人家说他已经当经理啦,我们儿子再也不用抬不起头了,你要是还活着一定会很开心的,只是他怎么不来看我呀……

<山西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排行p>2010年7月8日 晴

明仁,昨天是喜庆的日子我没和你说,我最近几天总是感觉呼吸很困难,我的老毛病又犯了,看来我的不多了,你告诉我让我多看看这个世界的精彩之处,到那边好给你讲讲,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真的很精彩,到那边我好好的给你说说……

2011年1月2日 阴

明仁,今天有人看我了,给你说你也不认识,老刘家的小辉……

2011年1月6日 晴

明仁,老刘家的小辉竟然来我们家了,还和我说话呢,我已经30多年没开口说话了,怕说错话,我没吭声。对了,他还叫兰花我奶奶呢,好高兴呀……

当我看完最后一篇的时候,我再也无法抑制眼中的泪水了……

原来看似一个人的,却是两个人的热闹。

我终于明白了那句电影里的:有时候活着的比死了的还。

六、

兰花的坟就在村旁一片荒地里,这样的女人没有谁愿意让葬在自家的地里。

西下,在夕阳的余晖中有一个青年蹲在那个将要被人遗忘的坟前,他顶着落日,燃起了那段,或者说是两个人的对话内容。他认为这样就可以把一个女人五十五年的送到另一个世界,那里女人将不会再有幽怨的眼神。

沉默一会,青年也拿出自己的那天的日记,点燃。

2011年1月9日 大雾

她紧紧的攥住我的手,仿佛想让我把她拉回来,可惜我的手能留下她的冰凉却留不住她的魂魄。

当炊烟刚刚升起的时候,她却尝不到这最后的人间烟火。

当我每天在她的哭声中醒来,当别人都认为她是个傻子的时候;谁会明白她的眼神里还有灭时的落寞。

当寒风吹落的残叶缓缓落下时,她仿佛找到知己般激动,她和残叶共舞,尽吞所有流言。西风寒,不如心寒。

当爱已成往事,她有情,他有意;哑口三十余年,只为一个人活出两个人的意义,只为有一天能向他讲述这世界还有爱意。

青年双目噙泪,看着那些纸灰向远方飘去。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